《一个人的霜降》


《一个人的霜降》

《一个人的霜降》文胡有琪《霜降》一枚秋天的落叶走错了门被冬天的门槛绊了一跤嚎啕大哭《霜降》有篮提着红枣扬长而去那棵枣树的腰又弯了山得了蛇缠腰的病落叶布满小径身上到处是狼斑无药可医雁已悲鸣而去天空的脸不再圆润秋渐行渐远小路越来越窄娘却穿过秋霜小脚敲打着山梁上的穴位看柿子点灯这是她在这个秋天最惬意的事那些柿子在她的眼里就是她的孩子她想牵着这些孩子进城看另外一些孩子《霜降》(散文诗)说好听点,这是秋天最后的遗产。说得不好听,这是秋天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秋天已瘦得不成人形,语不成声。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还是挂满一身的勋章,然后开门,赴冬天的约。开门,霜降。一丈之外,秋天与冬天对峙。霜刀雾剑,已开始短兵相接,每一条路上,都布满陷阱。每一条,都是不归路晚秋回头,再一次深情眺望了逝去的三千里江山。慢慢摘下头盔,摘下披风,摘下勋章,摘下手套,摘下佩剑……然后,再一次理了理散乱的头发,再一次梳了梳稀稀拉拉的头发,义无反顾地走向冬天。霜降,为秋天画了一个悲壮的句号。

上一篇:风筝节
下一篇:没有了
古诗鉴赏